羅傑斯在美國股市的名氣,凌駕索羅斯、巴菲特及彼得.林區這三位投資家。羅傑斯在哥倫比亞大學演說「投資學」時,巴菲特在台下聆聽,結束後,巴菲特對媒體表示:「羅傑斯對市場的概念及趨勢的掌握,無人能及。」

 

最遲到2020 年大陸將成為全球最有錢的國家(美國投資大師羅傑斯 )

 

問:你如此看好中國大陸在未來20 年的發展潛力,如何看待台灣在大中華地區扮演的角色?

答:每次我在台灣停留時間都不夠長,但是台灣過去50年的成就,全世界有目共睹,台灣人口只有 2,300萬人,卻創造出1,250 億美元外匯存底,是現代最成功的故事之一。

若是隨著大陸與台灣的市場更開放,兩岸的企業將會更繁榮發展,貿易擴張讓兩地都受惠。依我的看法,我認為台灣擁有資金及經驗,大陸沒有;大陸擁有市場,台灣沒有。兩方如果能合作,將會成為世界難敵的強大勢力。

但是我不懂,為什麼有些時候政治的因素永遠凌駕這些?為什麼?就像美國政府執意要參與的戰爭。台灣和大陸明明可以合作,如果認為封閉市場就可以獨善其身,那就是還沒看夠歷史的教訓。抗拒變化就是抗拒不可避免的命運

 

問:你認為未來十年,亞洲兩大城市是上海和新加坡,為什麼不是台北?

答:人們其實十分畏懼投資台灣或是台北股市,因為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crazy thing )。台灣比新加坡大,產業實力也具國際競爭力。但因為無法預期未來會有什麼事,還會不會有更大的利空出現,但是我認為政治的影響比台灣的地震對市場的影響還恐怖。

 

問:大陸的宏觀調控,絲毫不會影響你對大陸市場的熱情?

答:中國政府希望改變經濟過熱的形勢,才會想藉由控制,懲罰一些投機者。投資者應要多聽聽中國政府的話,因為他們不會撒謊。但是歷史上從來沒有經濟體可以軟著陸成功,大陸過去試了兩次都失敗,這一次也不會成功,整個亞洲還會面臨更大的影響。

對我而言,還在等待中國市場的最佳時機,就是要等這些利空全部出籠。買在市場絕望時,這就是我的投資哲學。

 

問:你一直強調強大的經濟體,貨幣應要可以自由兌換,大陸並不符合你的論調?

答:人民幣絕對不會維持固定匯率,中國人民銀行勢將讓人民幣浮動。2008 年北京將舉辦奧運,他怎麼可能在匯率上採取封鎖?中國外匯管制和貿易限制如果不改變,就會帶來大蕭條。這也是我所見中國市場還未完成開發的部分。這一點,人民銀行中有人了解的。

問:現在進入高油價及利率調升的時代,大中華地區的企業難道不會遇到難題嗎?

答:1970年,世界面臨極差的經濟環境,油價同樣飆高,日本及德國依然存活下來,特別是沒有原油的日本,一躍而起,成為最富裕的國家。不要擔心,大陸(包括台灣)不會有問題的,優勢不會消失。

問:美國的經濟又會有什麼影響?

答:未來美元及美國經濟的表現都會很困難,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美國的衰落對世界經濟應該不是好事情,葛林斯班難辭其咎。美國已成為世界上最大的債務國,外債已高達 8兆美元,並且還以每23個月 1兆美元的速度增長。美元已沒有前景。

問:你個人的投資哲學是什麼?

答:我的投資哲學就是三不,不要投資自己不熟悉的產品不要聽分析師的話不要存著賭博的心看待股市 。就像亞洲的科技產業十分具有競爭力,但是你會發現,我從來不買,不為什麼,因為我不懂。

 

10年賺的錢夠花一輩子

卅七歲時,當時的華爾街金童羅傑斯花了十年的時間,賺夠了一生花用的錢,決定退出股市,環遊世界。如今羅傑斯已六十一歲,他兩度環遊世界,第一次自己騎機車跑了十萬公里,第二次和未婚妻以三年時間完成廿四萬五千公里的長征。「我雖然在旅行,但是看到機會,仍不免投資。」

他說:「我從不嫖妓,卻知道跟老鴇或黑市商人聊天,比跟政府部長談話更能了解一個國家。」在旅行中他說,抗拒變化就是抗拒不可避免的命運 。例如冰島過去是丹麥的殖民地,仍然強迫學生學習丹麥語,他認為,全世界可能有七百萬人說丹麥語,但他可以斷定,冰島人的子女未來不會學丹麥語,會學英語、西班牙文、中文或廣東話。

「我已經決定要和家人搬到上海定居,十四個月大的女兒現在也已經開始學中文,我們雇了一個只會說中文的大陸保母,搞不好我女兒先學會叫爸爸而非爹地。」羅傑斯說。

他說,你無法阻止橫掃過來的改變風潮,歷史上有很多國家因為忽略現實而付出慘痛代價的例子。

在非洲,羅傑斯曾經一個人把波札那股市所有的股票全部買光。當時他發現波札那股市只有七個營業員,整個股市居然只有七檔股票,股價很低,而且全部發放現金股息

「但是波札那城裏到處是高級轎車、貨幣可以自由兌換、國家有三年的外匯存底,政府預算和外貿都是順差。」羅傑斯當場決定買下全部股票,並告訴他的經紀人,以後上市的每一檔股票,都要幫他買下來。二○○二年波札那被美國「商業周刊」評為十年來成長最快的股市,羅傑斯抱股抱了十三年後,全部出脫,獲利甚豐。(買在市場最低迷最絕望的時候,然後長期持有大波段操作,為古今中外成功投資者的借鏡。 )

 

羅傑斯在奧地利市場最低迷的一九八四年,股價跌到一九六一年的一半時,買入大量當地股票,第二年,奧地利股市暴漲一點四五倍,七年後,市場為股市瘋狂時,羅傑斯把持股全部拋售。

三次橫貫中國的羅傑斯,一九九九年當大陸B股崩跌時,他大量購入,成本只有廿美分,到現在B股漲翻天,平均報酬率已近十倍,羅傑斯到現在還沒賣。

在退休廿四年後,羅傑斯認為他在二○○三年的上海看到了一九三年紐約的影子,一切正要開始蓬勃發展

羅傑斯是投資趨勢專家,他從投資看國家、看世界,也從一個國家的文化、人口、效率看投資,如果從他的眼光看到投資的未來,能否給陷於政治耗損中的台灣一些些啟示。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