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ZO FERRARI.....簡要歷史

恩佐法拉利雖已去世多年,但承載著他堅毅競先精神的殷紅法拉利跑車群,卻永遠奔馳在萬千車迷的心頭。

黃沙翻滾,人聲沸騰,激烈的賽事如火如荼的的進行著。愛快羅密歐車隊的賽車手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遙遙領先其他的車手,緊握著比手掌大不了多少的方向盤,從眼角的餘光中,他又瞧見賽道上司空見慣的鏡頭-急轉彎處,一輛賽車失去準頭,橫向打滑,緊隨而來的車群,魚貫衝撞,金屬碎裂飛迸,鮮血似雨飄灑!


法拉利「造型大師」賓尼法利那與其名作Testarossa
「哎!車手的生命,存活在換檔的隙間啊!」
這位十歲時,在義大利波隆那(BOLOGNAO)賽車場親炙賽車引擎音爆震波,二十二歲加入愛快車隊,三十一歲自組車隊的賽車手,頓悟在賽車場上揚名立萬,祗能凝聚短暫的歡欣,而製造世界極品的跑車才能在車壇永垂不巧!

一九三八年,年近四十的法拉利,離開了賽車跑道,也結束了與愛快車廠的賓主關係,努力實現他設計製造永恆超級跑車的夢想。兩年之後,法拉利將車廠從家鄉蒙達那(MODENA)遷到馬洛連諾(MARANELLO)的現址,以「人性化」的造車工藝理念,使這家規模不大的義大利車廠,在世界車壇上,扮演起巨人的角色。

GTO
車系主宰了所有賽道
第一輛披著法拉利「紅鬃烈馬」標徽,在賽道上先馳得點的,是由125型賽車加以改良的166SPYDER CORSA,搭配一九九二西西直列六缸引擎,勇奪一九四八年義大利的塔卡傅里歐(TARG FLORIO)及米里麥利亞(MILLE MIGLIA)大賽的雙項冠軍,「法拉利」從此一舉成名,並接連締創勝出超過五千場賽事的「躍馬傳奇」。


轉戰各地的法拉利「躍馬」車徽,背後也有一段令人感動的故事。
法拉利早期(一九六二年~一九六四年)設計製造的GTO車系,幾乎主宰了地表所有的賽道,只要那碩雅的車頭一對準起跑線,與賽的對手只有頭痛和洩氣的分。而250 GTO(一九五七年)則是一輛在馬路與賽道上,同樣出色的好車,一直到一九八五年停止生產,GTO車系始終洋溢著法拉利的英雄本色。法拉利車系有四缸、六缸及八缸等各種車款,而以V型十二缸引擎車款,最足以代表「法拉利」,這款採用全鋁質每氣缸四氣門的強勁引擎,散發著動人的銀白色光芒,令人肅然起敬,自然陶醉在那如驃騎狂嘶的排氣音波中。而法拉利車系以每一汽缸的容積量(西西數),做為車款的代號,也是獨步車壇的絕招。例如早期的215250275等車款,只要以其代號乘以汽缸數,就可以知道引擎的排氣量是多少。在所有的法拉利車款中,只有400iA是配用自動變速箱的,其餘都是相當典型的手排檔超級跑車。

「躍馬」車徽轉戰各地
另外,特別值得一提的,是伴隨著線條動人、馬力驚人、顏色引人的法拉利賽車轉戰各地的「躍馬」車徽,也有一段感人的故事。一位在二次大戰中捐驅的義大利空軍英雄的雙親,看見法拉利賽車所向無敵的神采,正是愛子英靈依托的堡壘,於是懇請法拉利將原來標繪在其愛子座機上的「躍馬」標誌,鑲嵌在法拉利車系上,以盡愛子巡曳地平線的壯志。
法拉利欣然接受了這個建議,並在「躍馬」的頂端,加上義大利的國徽為「天」,再以「法拉利」橫寫字體串連成「地」,最後以自己故鄉蒙達那市的代表顏色-黃色,渲染全幅而組合成「天地之間,任我馳聘」的豪邁圖騰。即使是四與六年代發生的兩次財務危機,也沒能讓法拉利皺一下眉頭,但他的獨子迪諾(DINO FERRARI)於一九六九年出賽意外死亡,卻使法拉利黯然神傷,沮喪良久而在痛定思痛之餘,從此改弦易轍,大量生產可以在公路上行駛的跑車。並將以後生產的六缸引擎車款,皆冠以DINO的名稱,來誌記原本承繼父業而潛心開發新式六缸引擎的愛子,而這分永恆的哀痛,直到一九八八年八月十四日,法拉利以九十高齡離世,每一刻都盤據在他的心頭,卻也凝鑄成260 GT DINO246 GT DINO250 GTO275 GTS/GTB等一系列知名的公路用跑車,更由於產量稀少,如今都已成車壇瑰寶。


法拉利的新生代~360Modena,以家鄉為名。
由福特轉入飛雅特
雖然在五十年代,法拉利推出了250275312340375等一級方程式名車,後來又有365 COUPE GTi(一九六七年)308 GTB(一九七五年)等勁車,卻因少量生產而發生財務困難。終於在濃烈的歐羅巴民族意識推促下,法拉利車廠從一九六九年的七月一日起,由福特集團轉入飛雅特集團,成為該集團專責研發F1及超級跑車的尖端部門迄今。
由於法拉利與飛雅特始終維持良好的互動關係,飛雅特也以最高的尊重與信任,提供法拉利完全自由的創造空間,並給予研發新車的鉅額經費支持;一九八五年的六月間,法拉利向飛雅特集團的董事會提出「F40計畫」,當時八十八歲的法拉利開門見山的說,「我們生活在一個充塞著電腦、科技的世界。我嘗試著把時鐘倒撥,製造一輛簡單的好車-一輛具有人性的摩登跑車。」董事會無異議通過全案。
一九八六年六月六日,馬洛連諾市法拉利車廠的精神堡壘上張燈結綵,喜氣洋洋,八十九歲高齡的法拉利在生產線上,為當時全世界最快的兩種(另一部為保時捷959)量產跑車之一的F40超級跑車,舉行命名典禮。擁有四百八十匹馬力,極速高達三百廿四公里的F40,是法拉利員工送給恩佐的特別生日禮物,F是「法拉利」的縮寫,40則是紀念法拉利車廠生產跑車四十周年。


法拉利的引擎技術一向是超級跑車的標竿。
F40
勇奪利曼大賽冠軍
F40
果然不負眾望,除在當年的國際車展上大放異彩,更勇奪利曼大賽的冠軍,再一次展現了法拉利「高性能、少量生產」的造車理念。在完成了一生中巔峰造極,甚至可以說是曠世鉅作的F40超級跑車之後,法拉利於一九八八年八月十四日因病逝世,享年九十歲。
「義大利最偉大的跑車製造者及賽車手-恩佐法拉利(一八九八年~一九八八年)」,應該是這位世界車壇傳奇人物最貼切的墓誌銘。而他塵世生命雖已結束,承載著他堅毅競先精神的殷紅法拉利跑車群,卻將永遠奔馳在萬千車迷的心頭。
即使不懂車的人,也知道「法拉利很名貴!」,法拉利也認同這個事實,他一直乘坐飛雅特131上下班。法拉利F1車隊的名車手尼奇勞達(NIKI LAUDA現任奧地利LAUDA航空公司董事長),曾有機緣與法拉利對話,勞問他為什麼不開自己生產的法拉利?得到的回答是,「你知道售價多貴嗎?」。
但是,法拉利後來仍然贈送了一輛珍貴的法拉利GTO給勞達,以酬庸他駕駛法拉利F1賽車,在賽道上奮勇奪標的勇氣,也顯現了法拉利溫馨的另一層面。


F355
敞篷款,勁與拉風的完美組合
浸潤神秘色彩的法拉利
如果說法拉利的去世,是他重生的開始也並不為過。這位醉心賽道又潛心研製賽車的車壇傳奇人物,酷愛戴墨鏡,正好反射他一生浸潤其間的神秘色彩,愛車如命的法拉利,不參加比賽後,就從未到賽道旁去探視如同子侄的法拉利賽車群。
法拉利認為自己製造的跑車,是「會呼吸的藝術品」,因而他不忍心見到這些珍品,在賽道被撞擊而糟蹋。他又認為像美國要求進口車必須經過撞擊測驗,「用藝術品來撞擊,真野蠻!」,所以像TESTAROSSA這些名貴的法拉利跑車,銷往美國的時間都較歐洲晚些。而法拉利對於設計的跑車相關資訊,始終守口如瓶。
法拉利的言行十分神秘,在世時只對完全不懂造車工藝的新聞記者開放工廠。雖然自己是賽車手出身,卻從不參加其他賽車典禮。平生很少離開車廠所在地的馬洛連諾市,生活相當平淡,使渴望知道他更多背景的人們愈發迷惑。
正因為法拉利一直刻意採取高度神秘的策略,造就了法拉利跑車的魅力與吸引力,成為千萬車迷的夢中情人。但是,法拉利去世後,他的義子,也是法拉利車廠副總裁皮耶洛,以「法拉利意象」(FERRARI IDEA)為主題,很有系統的披露了法拉利車廠的各項秘密檔案,同時陳列九輛法拉利的經典之作名車,包括一九四九年完全由手工打造的巴爾基塔(BARCHETTA)在內。



傲視全球賽事的崇高地位
這項空前的展覽,首先在義大利佛羅倫斯啟幕,隨後在巴黎、慕尼黑各地巡迴展出,最後在紐約收尾。公開的法拉利檔案,內容相當豐富,包括十分精細的技術繪圖及生動的空氣動力模型,而最令人動容的,是法拉利以其家族專用的紫羅蘭顏色墨水書就的警語-人必須不斷工作,否則會有死亡念頭。
就是這股衝勁,讓法拉利車廠製造的跑車群,贏得五千場以上的賽事,包括九次F1世界冠軍、十四座製造車商(MANUFACTURER)世界錦標、兩座構造車商(CONSTRUCTOR)世界冠軍、九次利曼(LEMANS)桂冠,以及八十五場以上的一級方程式大賽錦標,如此豐隆的戰績與輝煌的榮耀,堆砌成法拉利在世界汽車大賽裡傲視全球的崇高地位,迄今無人能出其左右。
特別值得法拉利車迷銘感的,是飛雅特車廠在協助法拉利解除財務危機後,一直支持這匹主宰賽道的紅鬃烈馬,自由的奔騰,任意的飛馳,自然發展成熟的車款,繼續採擷各項大賽的榮譽冠冕。雖然法拉利去世已生度春秋,飛雅特仍信守法拉利當年訂下的「日產十七輛新車」的規矩,即使供不應求,也絕不增產,藉著這分雲情高誼,維繫了法拉利強調「技術和藝術均衡」的造車哲學,也讓這匹主宰賽道的紅鬃烈馬,在車迷的腦海間描繪一則動人的傳奇,那就是-永遠的法拉利。

 

創作者介紹

Roseate Canvas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