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債其實已經在很多國家中出現過了,下面介紹一篇文章給想要更瞭解『債』這種本質的人體悟。
 
也許很多人討厭跟別人借錢過日子,但是要手頭上有現金的話~可以做許多大事!   
 
有人拿去投資企畫已經的新事業,從中得到新的方向~
 
有人拿去投資短期股市,獲得鉅額的報酬~   (例如艾吉去年利用考試前的兩個月獲利不少,今年卻也賠掉了等值的金額)
 
有現金活用,透過一定的方法,可以讓自己的生活更美好。
 
但是沒有衡量好自己的金錢觀念只會讓自己失去自主權~
 
下面介紹一篇關於債的好文章給大家
 
【南方朔】
  關切國際政經問題的,都當已注意到近年來拉丁美洲國際債務問題的觀念和做法,已有了革命性的改變。
  從一九八年代起,拉丁美洲主要依靠負債為生,債務屆期不能履約,則發行更多公債售予美國財政部,這就是以美國前財長布拉迪命名的所謂「布拉迪公債」(Brady bonds),這樣的策略造成了拉丁美洲失去了自主性。因而近年來諸如巴西、委內瑞拉等皆盡力買回這些「布拉迪公債」。該公債累計最高曾達一千五百億美元,今年初剩下已不到九十五億美元。不再依靠債務,代表了拉丁美洲有了自主的國家生命。
  其實,二十世紀後半期,無論國際或各國內部,資本主義體系最大的特色之一,即是把債務當做一種商品而廣為推銷。它是當今國際社會有許多窮國被債務纏身,國家生命的發展無望的原因。而除了這種國際債務問題外,同樣嚴重的則是所謂個人消費借貸的卡債問題了。由於目前美國已每人平均八張卡,發卡公司及信用管理公司在美國這種國家已無利可圖,於是這種私人債務問題即大舉輸出,而個人信用破產問題,也就有如接力賽跑一般,由日本、南韓、台灣一一依序出現,這種問題的預備名單可能是泰國和印度。而消費金融的崩潰,其後遺症之大,遠超過人們估計的範圍。就以日本為例,它於二○○四年起就已脫離個人破產的高峰期,但累積的債務已達十二兆日圓,合一億美元,仍是日本潛在的財經炸彈。
  而台灣的卡債風暴,雖然在新聞消息面早已冷卻,但真正的結構面問題,目前才剛剛出現,它包括民間消費的銳減,金融體系的虧損及不良資產,以及未來債務協商的如何履行等。而台灣除了與卡有關的問題才開始外,我們其他的家庭債務問題仍維持在大約百分之十八的高成長上。設若經濟持續下滑,家計所得降低,它未嘗不可能成為新的問題。
  目前,消費金融的問題已掃過日韓港台,它已開始移師泰國、馬來西亞,和「金磚四國」巴西、俄羅斯、印度、中國。這些國家的消費習慣保守,多半量入為出,以中國為例,它每卡每月平均消費三千人民幣,百分之八十五都立即結清,除了手續費外,發卡公司毫無利潤可言。這種情況在印度亦然。只是印度已在最近警覺到了發卡浮濫問題已告出現。如果接下來會有國家出問題,多半會是泰國與印度
  有關個人消費貸款問題,荷蘭「發展金融公司」(FMO)指出,個人消費是生命經驗的過程,卡這種媒介,初期對開發中國家的人,只能算是一個「金融解放」(Financial Emancipation)的開始,讓他們學習經濟上的自主管理,而不能是種營利事業。缺乏自主能力即在誘惑下進入債務市場,它的結果和窮國債務問題其實是相同的。
 
創作者介紹

Roseate Canvas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