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篇文章,艾吉覺得溫州人真是了不起
 
有著大志,什麼技術都沒有、也不懂英語、就憑著拼勁,他們自己開店,都覺得自己要當老闆,不甘心打工。
 
知道自己沒有什麼資源,於是大家團結起來(建構最初的資源)
 
"一步一腳印" ,賺得第一桶金後,往上爬起來~ (腳踏實在才是重點)
 
也因為互相幫忙的關係,所以當企業成功的時候,當時幫助別人的人也都擁有大筆的財富。
 
 
親愛的朋友,好好觀察你身邊的朋友吧~
 
找各有溫州人特質的人,為了他也為了未來的風險分擔,一起朝未來的夢想邁進吧!
 
 

他們被稱為“中國的猶太人”;    

他們被看作是國人中最有商業頭腦、最有全球視野、最貼近草根、最能克服民族劣根性、最能代表資本逐利趨勢的一群人;

    他們就是會賺錢的溫州人。

    “抱團上岸”的溫州商人

    有一個關於溫州人的故事:當溫州人發現越來越多國人喜歡吃螃蟹的時候,以為洋人也會喜歡

,便裝了一船運到荷蘭,結果當地海關拒絕讓螃蟹入境,溫州人只好把這船螃蟹倒進了附近海域,

沒想到,這些生命力旺盛的螃蟹居然紛紛爬上了荷蘭海岸,並在當地繁殖。

  溫州人並沒有把這個故事看作是一個笑話,記者的一位溫州朋友說,他認為這些螃蟹恰恰體現了溫州人的特性,

無論有多困難,溫州人都要上岸,而且,溫州人向來都是“抱團上岸”的。

    溫州地處浙江南部沿海,山多田少,區位條件較差,自然資源也無明顯的優勢,

這就決定了溫州人必須透過人力資本的外移來獲取比在當地打工更高的回報,這便成為溫州人“走遍天下”的原始動力。

不斷開發新的市場,也成為之後溫州人經濟擴張過程中不變的主題。

    在“走遍天下”的過程中,善於利用地緣關係結成彼此信任的社會關係網路,成為溫州人在異鄉紮根成長的重要因素,

也就是他們口中的“抱團上岸”。

溫州人的社會網路主要由族親、朋友、鄉鄰三者編織而成,這為他們的流動和遷移、就業、融資及情感溝通等活動提供了支援。

在創業過程中,“第一桶金”是來之不易的,它必須依託於足夠的信任。

網路使得很多溫州人借助地緣關係和環環相扣的信任,在白手起家的時候透過相互之間的借貸,湊到了“第一桶金”。

    社會網路大大有助於溫州人降低交易成本,減少了他們在異國他鄉所面臨的生存、生活和發展風險。

有人曾經根據全國各省市合同履約率來衡量各地的商業信用度,統計顯示,浙江和上海是合同履約率最高的兩個地區,

並由這兩個地區往北或往西,履約率水準梯次下降。

    李方源是溫州頗有名氣的印刷設備經銷商,2005年他移師南京,欲佔領南京網印設備市場。

初來乍到,李方源展示了溫州老闆經商的“套路”,先是摸清一大批在南京經商的溫州人的下落,

然後挨門逐戶地拜托他們為其承攬一點業務,拉開一張有幾百戶的“老鄉網”。

同時,他利用全國個私企業工作會議在溫州召開的機會,在會場上結識了不少南京商客,尤其是與本行業有關的客戶,然後在南京招兵買馬。

終於,借全國印刷材料展銷會的機會,他讓不少國內企業了解到產品不錯,上門推銷容易多了。

一傳十,十傳百,隨著他的公司在南京的信譽的增長,不到一年,李方源就在南京站住了腳。

    “既能當老闆,又能睡地板”

    溫州人敢幹,這是人所公認的事實;溫州人吃苦,這也是人所公認的事實。正是這兩個事實,構成了溫州人創業成功的基礎。

    創業在溫州已成風氣,勇於創業的人在當地總人數中佔較高的比率,大多數溫州人都希望能努力抓住每一個發展機遇,自己做老闆。

《上帝讓溫州人發財——溫州創業文化啟示錄》作者、復旦大學教授吳松弟說,溫州模式沒有什么秘密,之所以取得成功,

不過是人們將深藏在心底的創業致富的欲望充分釋放出來,並成功地弄潮於市場經濟罷了。

    溫州人能吃苦,在改革開放的早期,溫州人就可以在出門買不上火車票時就躺在人家座位底下,住不起旅館就在路邊湊合一夜。

這種精神,從後來遠赴海外的溫州人身上更能體現出來。

    在大紐約地區的11萬溫州移民中,有四萬住在法拉盛,其次是布魯克林,然後是長島和曼哈頓中國城。

最早的溫州移民居住在曼哈頓地蘭西街,還有第二大道28街一帶。跑船的溫州人,有一些給外國人做管家,會炒菜,做家務,講粗淺的英語。

慢慢賺了錢,自己做生意。當曼哈頓下城的猶太商人放棄衣廠行業的時候,精明的溫州人該出手時就出手,經營衣廠。

這些紐約的溫州老闆們,也是像普通工人一樣幹活,像普通工人一樣一身工作服,滿手老繭,一起上下貨。

    曾有美國學者對中國學者說,對於溫州人,有一點尤其令他們佩服——那就是吃苦的精神。這些溫州人來了,什么技術都沒有,甚至連英語都不懂。

就憑著那種勤勞、孜孜不倦地幹活、賺錢,不斷積累財富。攢夠了“第一桶金”他們就自己開店,他們都覺得自己要當老闆,不甘心打工。

就這樣,他們竟然在美國能夠成為百萬、千萬富翁。

    溫州人的足跡遍佈天下。這也給了他們種種生存本領和技巧。

有專家認為,溫州人善於流動。而只有流動,才能夠碰到機會,才可以創造機會。

“流動中,會跟不同的人交往,會有不同的經歷。可能是流動一百次;但是,只要抓住一次機會就成了。”

    重新認識溫州人

    2001年之後,埋頭苦幹的溫州人再次引起了國人的注意,注意源於相繼出現的炒房團、炒煤團,

經濟學家驚呼,溫州人正在進行從實業經營向資本運作的過渡。

    此時的溫州人,已經將一些看上去並不起眼的做到了極致。溫州的打火機生產商幾乎佔據了全球市場的大部分份額;

全球每十雙皮鞋中就有一雙是溫州生產的……據調查,2005年溫州人在國內投資、經商、辦實業的為175萬人,

溫州人在全國各地累計投資額高達1760億元,創辦工業企業1.88萬家,創辦商品交易市場240個。

溫州人在溫州以外地區所創造的生產總值,要大大超過溫州本土的GDP。

    溫州人會賺錢,溫州民間自然集聚了大量資本,央行溫州中心支行的統計資料顯示,截至2003年底,溫州全市銀行存款餘額高達1800多億元,

同時,據有關機構調查分析,溫州居民手頭還握有1000億元左右的現金。這兩個數位相加就是2800多億元,而其中大多數是屬於個人和民營企業的。

咋舌的財富,同時也是躁動的資本。

    資本追逐利益的天性,驅趕著溫州人以及他們所代表的資本縱橫捭闔,炒房團、炒煤團不過只是溫州人向產業投資領域跨升的一個現象,

可以預見,消費升級、資源及供給短缺等能夠帶來超額收益的領域,都將是溫州人的新領地。(勾曉峰)

Posted by Kang Jarrett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