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時間6月24日3時(德國當地時間23日21時),世界盃G組最後一輪
  在漢諾威進行,韓國隊最終0比2負於瑞士,排名小組第三而未能進入
  16強。對於這一個結果,韓國人不承認。
  媒體和球迷均認為:我們的世界盃16強是被裁判奪走的。更有媒體稱
  ,真正的勝者是韓國。
 《日刊體育》報發了一篇題為《真正的勝者是韓國》的戰報。文中評
  論稱:我們,不,全世界都不相信,韓國0-2 負於瑞士而進軍2006德
  國世界盃16強失敗這個事實。太極戰士們,你們打得很好。在與依仗
  著裁判、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的瑞士隊面前盡了最大努力。你們才是
  真正的勝利者。現在不管是誰上來,我們韓國都不會比他們差。
 雖然我們盡了最大努力,但事實上是裁判荒唐的判罰左右了勝負。我
  們一直憂慮的事情終於在這一場比賽中出現。阿根廷裁判埃利松多在
  比賽一開始即在顛倒黑白。光金南一被對手侵犯卻是金南一被判犯規
  的場面就出現了兩次。埃利松多是不是在看著布拉特的臉色來判罰?
  他的行為損害了FIFA的精神。
 下半場阿德沃卡特主教練曾多次強烈抗議,但無濟於事。最決定性場
  面在下半第32分鐘弗雷打進第二個球的時候。當時弗雷拿球時已經明
  顯越位,邊裁也已經舉旗示意越位,但埃利松多卻認定進球有效。隨
  後卻對抗議的崔珍哲和安貞煥亂發黃牌。

 勝負已經確定,明確知道主裁判的意圖後,阿德沃卡特沒有再發出作
  戰指示。瑞士是12年來才進入世界盃,他們雖也是強隊,今天大家都
  明白,有瑞士出身的布拉特主席在,他們會更強。
  OSEN體育網站評論稱,韓國足球隊發揮了鬥魂的精神,但卻因裁判的
  不公判罰在漢諾威落淚。
 瑞士是防守型的隊伍,本場比賽意外地開場即打出猛烈的攻勢,韓國
  隊慌亂之下丟了第一個球。到了上半場快結束時,韓國的進攻才漸漸
  恢復。阿根廷出身的主裁判埃利構多的判罰令韓國球迷憤怒。瑞士球
  員在禁區內多次手球犯規,韓國充分應得到點球,但他一一點放過。
  而弗雷打入的第二個球邊裁已經舉旗,他仍然認定進球有效。
 韓國聯合通訊社評論稱,現在已經無話可說,只留下歎息。
 《韓國日報》評論稱,韓國是偏判的犧牲羊。
 本場比賽的主裁判是執法揭幕戰的阿根廷人埃利松多。比賽前得知由
  他來執法這場比賽就憂慮瑞士多多少少會有利,最終憂慮成了現實。
 上半場瑞士門前多次出現後衛手碰球的現象,主裁判荒唐地一個點球
  沒判。他還在下半場31分鐘製造出本屆世界盃最惡劣的判罰。
 本屆比賽中裁判們的「誤判」已經多次出現。主要是亞洲、非洲等世
  界足球的邊緣國們成了偏判的犧牲羊。0-2 負於巴西後,希丁克就強
  烈提出了裁判問題。G組19日0-2負於瑞士的多哥也對裁判的判罰不承
  認。當然,韓國與法國比賽時,維埃拉的頭球攻門進入球門線與否也
  是一個有爭議的判罰之一。
 問題是,為什麼本屆比賽中「誤判風波」總是在瑞士比賽中更多地出
  現。法國主教練多梅內克也曾在21日指出,「瑞士正在成判罰的最大
  受益者」。
 《朝鮮日報》評論稱,韓國足球隊以0-2 遺憾地敗給瑞士,以1勝1平1
  負的成績居小組第3位,未能進入16強。
 但是,韓國未能進入16強的另一面是裁判的荒唐的判罰。
 弗雷的進入是明白的越位。在他得球的瞬間,邊裁的旗分明是舉起來
  了。上半場13分鐘,瑞士後衛森德羅斯手球,裁判沒有判,也使韓國
  失去了扳平的機會。這也是裁判偏向瑞士的判罰中的一個片段。
 執法韓國-瑞士戰的主裁判是阿根廷人埃利松多,他曾是執法德國-哥
  斯太黎加揭幕戰的主裁。由得到FIFA的「寵受」執法揭幕戰的裁判來
  執法本場比賽,不能不讓人意識到瑞士籍的FIFA主席布拉特。
 巧合的是,布拉特主席本場比賽還親自到場觀看了比賽。
  《中央日報》評論稱,韓國足球受阻於瑞士未能進入16強,這場比賽
  留下了許多的遺憾。特別是0-1落後時,下半場32分鐘瑞士打進第2個
  入球的場面最令人遺憾。當時瑞士打反擊,弗雷的越位是明明白白的
  ,邊裁也已經舉旗,直到球已經進入球門,邊裁舉起的旗仍然沒有落
  下。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主裁判埃利松多仍然不認定越位,而確認進
  球有效。
 韓國足球是因為裁判的偏判而進軍16強失敗的。
 《漢城體育報》評論稱,是國際足聯主席布拉特的力量使韓國連續兩
  屆進軍16強的夢想成為碎片。
創作者介紹

Roseate Canvas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