崛起的過程決定國家或企業的未來 ! 先破除自己的偏見,多看多聽多了解,這是 JarrettM型社會中所學習到的.

Jarrett 曾經跟ROLA聊過天,我們家的菲律賓女傭.

在俺的印象當中大部分的菲律賓人都是非常勤奮的,當然也有較差的人.

但比較起台灣大多數的菲律賓人都是相當勤奮的.

 菲律賓已經經過兩次革命了,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的國家仍然是充斥著貪污.

WHY?或許他們的總統非常貪污?但是身為人民我們怎麼知道自己所推舉的人不貪污呢?

就如文章所說的,菲律賓的革命成功都是憑藉軍人的倒戈,由於這樣的起因導致這樣的結果!

就如同企業選拔人才一樣,過度重視能力且要求績效,導致基本商業道德 誠信 淪喪!

有什麼因得什麼果! 一步一腳印,了解前後原因跟為何會有不同的變化~ 重點要客觀的質化量化!

這是Jarrett最近閱讀一本投資學的書所學習到的觀念.

(菲律賓最近適不適合投資呢?kerokero可以來討論一下)

 

 

前言:菲律賓,曾經是東亞僅次於日本的強國;曾經是亞洲的民主櫥窗。

數十年前,當時台灣人想到菲律賓賺美金,台灣電視明星都想嫁到菲律賓。但幾十年下來,菲律賓不僅被亞洲四小龍趕過去,連中國大陸、越南的經濟成長動力都已超越菲律賓,菲律賓為何如此戲劇性的由盛轉衰?菲律賓的民主一直為全世界所關注。一九八六年二月,百萬菲律賓人民集結在EDSA(乙沙大道),以肉身抵擋坦克車及車隊,以「人民力量」推翻馬可仕政權,舉世震驚。二○○一年時,菲律賓人再次以「人民力量」趕走前總統艾斯特拉達。但菲律賓人民因此戰勝獨裁、獲得民主、趕走貪腐嗎?菲律賓政治充滿戲劇性。即將在五月十四日舉行國會大選,菲律賓再度成為國際焦點。本報特別製作菲律賓國家專題,從政治、經濟、社會及文化等層面,探討菲律賓人民這二十年多來的轉變及處境。菲律賓民主經驗一直是西方世界的借鑑,對於台灣初萌芽的民主及未來國家發展,更有莫大警示。

Dirty! Dirty! Dirty!

「菲律賓的政治是很骯髒!政府高層、官員、警察都貪汙!」在菲律賓,知識分子、年輕大學生、甚至計程車司機,都是如此無力地描述自己的國家。

軍方影響政局 亞洲第一貪汙國

聖母瑪麗亞的巨大雕像,正以慈善面容,擁開的雙臂,凝視著她腳底下的菲律賓。這裡,菲律賓人民曾以和平的方式,推翻了獨裁腐敗的馬可仕政權(EDSA Ⅰ)、貪汙的前總統艾斯特拉達(EDSA Ⅱ)。現任總統艾若育正是在此宣示就職,紀念文上寫著:「團結的菲律賓人民,憑藉著他對上帝及國家的愛,在這裡創造歷史。」

但,民主與正義卻沒真正降臨菲律賓。廿一年來,菲律賓領導人從未擺脫貪腐的控訴。艾若育前年被指控在二○○四年總統選舉作票、丈夫貪汙,正召喚著EDSA Ⅲ風潮。國會議員可以收買,買票作票司空見慣,菲國曾被選為亞洲最貪汙的國家;軍方依舊影響政局,菲律賓仍是政治暗殺最嚴重的國家,這都是「公開的秘密」。

槍、錢、暴徒 諷刺畸形的民主

民間社會有個諷刺的比喻,說菲律賓民主有3G: 槍(guns)、錢(gold)、及暴徒(goons);當年馬可仕時代,只有馬可仕可以如此,現在民主恢復了,卻是每個政客都可以做這些事。

菲律賓經濟曾是東亞中僅次於日本的強國,至今卻無力發展自主性工業,每十個中就有一個菲律賓人被迫離鄉背井,總計八百萬菲律賓人到世界各地打工養家;至少三○%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之下,每日生活花費不到一美元。菲反對派報紙Daily Tribune總編輯Ninez Olivares說,「菲律賓政府希望人民一直貧窮,這樣才能維持現有貪汙系統,才能控制選票!」Ninez Olivares批評,菲律賓經濟成長是在掌控經濟的十八%的人,八十二%的人並未受惠,「菲律賓經濟只是幻象,並非真實。」

換一個貪一次 人民再被剝層皮

「人民的力量?沒有用!」四十歲、曾在海外打工的Antonio說,「都一樣!誰做總統都一樣貪!」對他來說,馬可仕時代或許較好,「馬可仕家族已經夠有錢,貪夠了,換一個又貪一次,人民再被剝一層皮,愈來愈窮!」他說「對多數菲律賓人來說,已不在乎政治,窮人並沒機會變成富人,no hope!」他話中滿是無奈悲傷。

來菲投資三十年、EDSA Ⅰ及EDSAⅡ發生時都在現場的台商黃世模認為,EDSA Ⅰ及EDSA Ⅱ是因軍方擺不平、而可以成功,也是因軍方勢力倒過去,「整個都是菲律賓社會既得利益分配的結果。」貪腐結構與動盪的政治,影響菲律賓經濟,「我看過很多外商,不來了、撤走的,跑掉的,」在一九八六年前後黃世模被迫關掉工廠,「這幾十年,菲律賓的改變非常少,進步非常慢。」

菲華商總會理事長蔡聰妙說,和平的EDSA Ⅰ,菲律賓應要得和平獎,世界也很讚揚菲律賓,但菲律賓經濟卻走下坡,艾奎諾夫人執政期間,有九次軍人政變,「一個國家如何經得起?人民到現在還是這麼窮!」

曾挺著身孕隨著家人參加EDSA Ⅰ 的菲律賓大學教授Alieen Baviera認為,人民力量有助於菲律賓民主,那是另一種表現團結的方式。但她認為,菲律賓群眾社會運動背後往往都是有人在策畫,人民反成了傀儡;而另一位為了反馬可仕獨裁而參與EDSA Ⅰ的菲律賓大學教授Edgardo E. Dagdag則說:「表面上是人民力量,實際上卻不是真正的人民力量」。

人民力量悲鳴 苦盼政治乾淨點

人民力量並沒有改變菲律賓壟斷、貪腐的政治結構,人民力量其實只是唯一能表達悲鳴的自由。

CharlerneDe La Salle大學念傳播,現是菲律賓電視台兩個節目的主持人,她全家都想搬到國外,只有她想留在菲律賓,她參與二○○一年的EDSA Ⅱ,她說,「在菲律賓,富人只跟富人,窮人只跟窮人在一起,但在EDSA Ⅱ,窮人與富人是在一起的,那很真實!」Charlerne說,菲律賓人民很善良勤奮,國家發展不起來,問題在政府貪汙腐敗。她的願望很微薄卻很艱難,希望她的國家能變乾淨點─環境乾淨,政治也乾淨。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