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sche.....簡要歷史

無懈可擊的造車工藝

一九三年十二月十六日,以專業設計引擎、汽車、航空器、船舶,涵蓋三度空間的「保時捷設計股份有限公司」的正式成立,領銜的「名譽機械工程博士費迪南.保時捷」,正是曾經設計製造「亨利王子」(一九一年)、「沙卡」(一九二二年)及賓士SSS等大放異彩車款「純種跑車之父」──保時捷。當時已五十五歲的保時捷,之所以要獨立門戶,自己來造車,就是要踐履「造型完美時,性能就會伴隨而至」的「純種跑車」造車工藝精神。保時捷強調,與量產車共用底盤、懸吊,甚至引擎的「跑車」(Sports Car)只是形似,而絕對不能與純種跑車相提並論。

保時捷認定的純種跑車,每一款車,每一個零配件,即使是一枚螺絲,都是以賽車的標準來設計、製造的就是在極端的情境中奔馳,仍能確保其功能及耐用性。而在修正改變時,絕不為改變而改變,必須能變得更好、更美、更經得起考驗時,就果斷的變。

這個擇善固執的造車哲學,演繹成無懈可擊的造車工藝,使得保時捷贏得「黑森林中的精靈」、「車壇的一錠純金」等令譽,而這一切的美名在費迪南與費利父子的攜手奮進下,於一九四八年綻放第一朵奇葩──保時捷356跑車,就是這輛精巧而強勁的跑車,在一九五四年至一九五六年的三年間,而保時捷奪下四百多項錦標,在世界車壇上,替保時捷父子升起「純種跑車之王的不朽光環。」

而值得一提的,是這輛極速達一百四十五公里的跑車,是在奧地利格蒙鎮山區,保時捷父子所擁有的一座鋸木廠中,一鎚一鎚的手工打造出來的。而生產了五十輛356跑車之後,費利決定將公司遷回司徒加特,在盟軍轟炸後的廢墟中,重建保時捷純種跑車王國。

超級勁車的盾形烙印

對保時捷車迷,甚至專精於製造跑車的同業來說,一九五一年一月卅日,都是一個特別值得哀悼的日子──費迪南.保時捷博士放下了他堅「持」了七十六個寒暑的方向盤,安息在曾經頒贈他兩個名譽博士學位的司徒加特。

強忍喪父巨慟的費利.保時捷,將父親歸葬於奧地利的故鄉Zell Am See,即全力投入公司的經營,同年六月,首度參加當時車界「耐力指標」的法國利曼二十四小時大賽,披掛上陣的365贏得一.一公升級冠軍,而總排名第二十,接著而來的是一長串奪標、茁壯、勝利、再勝利的光輝時日。費利於一九五二年發明同步契合齒輪箱,大幅提高了跑車的性能及行車穩定性,全世界的車廠都向保時捷交付專利費,以取得這項發明的使用權。次年,一.五公升的賽車550 Spyder在巴黎車展上,搶盡了風采。出了展示場又拿下當年墨西哥泛美越野大賽(CARRERA PANAMERICANA MEXICO)的冠軍,及利曼大賽一.五公升的王座。

難得的雙喜臨門,激發了費利設計保時捷「盾形」標誌的雄心壯志,他將保時捷公司所在地的司徒加特市名及市徽──黑色躍馬,立在中央,以「保時捷」橫寫字樣為盾冠,金黃色的背景上,串鑲著巴登佛登堡的洲徽,與其相對稱的,則是黑、紅、黃相間的德國國旗原色。這枚讓人血脈賁張的盾形標誌,配置在保時捷跑車前,出現在各式媒體上,流傳於車迷的口耳間,成為超級勁車的「烙印」。

超水準的賽車演出

一九五五年,保時捷跑車「晉級」,贏得一.五公升級的冠軍,為慶祝這項榮耀,世界各地
的保時捷車迷,紛紛成立「保時捷俱樂部」,定期聚頭,以車會友,並發行
保時捷跑車專刊,是迄今與「金龜車俱樂部」同樣風靡的車迷組織。
一九五七年,私人組成的保時捷車隊,在義大利Monza,駕駛356 Speedster創新三項世界紀錄:
以一百八十六.六公里的平均時速,行駛一千哩;以一百八十六.一公里的平均
時速,行駛二千哩,以及用一百八十六.二公里的平均時速,連續行駛十二小時。
一九六年,保時捷賽車隊勇奪F2賽車桂冠。隨即,保時捷RS60跑車,首度贏得Targa Florio賽總冠軍。
一九六二年保時捷獲得F1法國站冠軍,卻因考慮費用龐雜,而宣布退出F1賽事。
一九六三年,對保時捷車迷是個「福音年」──有「二十世紀最成功跑車」美譽的911
法蘭克福車展亮相,其後衍生的911 Carrera 4959等超級純種跑車,在車壇最高難度的
巴黎──達卡大賽車中,都有超水準演出。
一九七二年是保時捷「升級轉型」的關鍵年,公司變更成股份有限公司(至一九八四年才將股票上市),
經營權歸公司董事會,費利擔任董事長。而最重要的是,是形同保時捷「神經中樞」
的威塞克研發中心(The Porsche Development Center In Weissach)開始運作,將
保時捷的造車工藝昇華至新高峰。

威塞克研發中心的二千二百五十位研發人員的「作品」,除了保時捷跑車群,還有空中巴士客機座艙、阿爾卑斯山麓的風力發電機、司徒加特市內河中的水力渦輪機、黑森林深處的環保監測站、北約軍事演習中的豹型坦克等,都有威塞克研發中心的手漬,而幾乎在全歐巡行的機車引擎,都經過威塞克研發中心的調校。

威塞克研發中心一直被當代車壇視為「世界汽車科技的最高機密重地」,特別是該中心的試車跑道,不但是嚴苛淬鍊保時捷跑車的最佳場地,更是世界賽車頂尖好手終生期盼發揮終極潛能的競技聖地。而雙座的保時捷965C,則是保時捷賽車史上繼550917等勁車之後的另一新秀,居然從一九八二年起,連續五年(至一九八六年止)主宰了世界大賽車的跑道。

一九八七年,經過艱苦激烈的鏖戰,保時捷獲得利曼大賽的第十二次總冠軍。次年一九八八年),保時捷在連續參賽三十七年「全勤」之後,光榮的宣布退出利曼大賽,專心一意(的投入製造純種跑車的領域,研發更快、更好、更安全的保時捷。

疾如風穩如山

暫如撇開激烈的賽事,談談保時捷比較柔性的一面,保時捷跑車系的命名,均以阿拉伯數字「9」字起頭,最早的911,原是901,因法國標緻汽車早經註冊,以三碼中間帶「0」命名車系而作罷。至於第二碼,單數者如911,表示配用氣冷式引擎,而雙數者如968,表示使用水冷式引擎。保時捷家族,從創業的父親──費迪南.保時捷、兒子費利.保時捷、孫子亞歷山大.費迪南.保時捷,三位都是博士,而費迪南.保時捷的女婿及外甥都擁有博士頭銜,至於汽車工廠內,更是三人行必有博士焉!因而有「博士世家製造跑車世界製造跑車世家」的佳話。

年代更有所謂「擁有保時捷,是投資而不是消費」,以及「在賽道上,唯有保時捷才能打敗保時捷」的說法。經過將近半個世紀的考驗,這些看法都是正確的。而保時捷「不但要製造全世界最快的車,也要製造最安全的車」的理念,也都落實在各車系加裝油壓避震器的保險桿、可吸收大量衝撞力的車身前後潰縮緩衝區、車門內藏防側撞鋼管、三點式安全帶、雙座安全氣囊等保安配備上。至於全金屬觸媒轉化器、ABS及自排、手排兼備的Tiptronic智慧型變速箱,則使保時捷跑車疾如風又穩如山。

威塞克研發中心正專注的開發「雙運作模式引擎」(Dual Operation Model Engine),在市區行駛時,只有兩缸運轉,以確保低污染及低油耗。出了市區,進入高速公路系統,則四缸齊動,發揮足夠的馬力及速度,以縮短時空的差距。

這具排氣量僅一千西西的水平對向四缸「對臥式活塞或拳擊式」(Opposed Piston or Boxer Power Plant)引擎,可輸出九十五匹馬力,若加裝保時捷新近開發的可變氣門正時(Vario-Cam)系統及保時捷獨步車壇的智慧型自排、手排兩用變速箱,再搭配保時捷流線前衛型車身,即使到二年,也就是下一個世紀,保時捷車迷們見到這輛「新」保時捷,而發出讚嘆音波時,應會而一九五五年春天,指揮泰斗的卡拉揚初會356 Speedster RS「驚艷」的歡呼聲,產生共鳴同振,一如保時捷跑車在賽道上留下來的引擎震波,迴盪於時光是巨流裡,彰顯保時捷製造純種跑車特立風格永不妥協的堅持。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