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最後看完下面這篇文章,雖然作者要表達的可能是政府所提十年計畫可能終將是空談!

 

但是當中的概念: 『 經濟繁榮與人口與財富的相互關係! 』 提供另一個判斷外國基金的方法!

 

雖然不能以美國、英國、日本的歷史來盼讀該國的經濟必定與人口或財富變化有絕對的正相關!

 

不過幾乎所有的經濟學家都同意:『經濟歷史只會不斷重演!』

 

看看別人去那些國家挖寶,瞭解10年後哪些東西會是未來的當紅炸子雞!

 

讓我們一起去冒險吧!

 

 

工商時報    A7/經濟教室           2006/12/03

《經濟觀察》未來20年消費不振 生得少惹的禍

 

【于國欽】
  美國首位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薩繆爾森認為影響民間消費的原因很多,但在歷史上最關鍵者莫過於財富的變化,一九二九年美股崩盤引發的消費緊縮,正是造成大蕭條的根本原因;而一九九代後期美國繁榮的新經濟,也正是美股大漲帶動消費擴張所創造的成果。


  人口成長過慢國家 經濟難繁榮


  不過,上個世紀最有名的經濟學家凱因斯卻有一個更發人深省的看法,凱因斯認為人口成長與民間消費息息相關,人口成長過慢的國家,經濟難以繁榮,凱氏指出二十世紀初英國消費動能不足、失業上升極大的原因是源自於英國人口增長過於緩慢,凱因斯這個看法在近二十年的日本經濟再次獲得印證。
  兩位經濟學家的看法並沒有衝突,只是觀察的面向不同,凱因斯從人口成長來觀察經濟變化可謂是極富深意與趣味。大體而言,人在不同時期有著不同的消費需求,青壯年由於財富較豐,需求較廣,因此消費傾向也較高,而高齡者對人世閱歷已多,加以收入不若昔日,消費便趨於謹慎。

 
  日本也因出生率下降 消費下滑


  因此,當一個國家總體經濟在一定水平的情況下,若新生兒、青少年人口穩定擴張,這個國家將會因為人口的擴張而產生新的消費需求,而帶動生產及商業活動,使得國內生產毛額(GDP)獲得成長的動能。
  相反的,一個國家若是長期出生率下滑,使得人口結構漸趨老化,莫說住宅需求無法擴張,就連汽車、學校、旅遊及各式商品的需求也會同步縮減,如此民間消費自然是日趨緊縮。
  日本在二戰結束後每年新生兒皆逾兩百六十萬,五年代稍降,但至七年代初期每年也都還有兩百萬,在戰後日本經濟快速復甦配合著人口穩定成長,一九六五年至七三年的民間消費成長率高達八.五%,但隨著七年代後期新生兒降至每年一百五十萬,復因石油危機的出現,一九七四至八五年民間消費平均成長率滑落至三.六%。
  八年代後期全球股市繁榮,日本民間消費成長動能稍有復甦,但由於每年新生兒續降,至九年代初期新生兒僅一百二十萬,與七年代相較,每年足足少了七十萬名嬰兒嬰兒兒童的消費需求大減,整個九年代平均的民間消費成長率滑落至一.九%。
  由於日本新生兒減少,而二戰前後每年二百五十萬嬰兒潮皆已邁入高齡,使得日本在今年的高齡人口比重跨過兩成。在新生兒減少,高齡者增加情況下,日本內閣估二○○六年至二一二年,日本民間消費平均年增率將再降至一.%。


  日本曾面臨的問題 在台已出現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日本所面臨的問題近年已逐漸在台灣浮現,日本出生率在七年代後期快速滑落,台灣在九年代後期發生同樣的情況,近十年每年台灣新生兒更由三十二萬降至二十萬,若以新生兒人數的降幅而言,近年台灣滑落的速度尤甚於日本。
  這些年台灣民間消費的低迷,固然有部分原因和全球化生產、就業機會外移、貧富差距拉大有關,但不可忽視的是,這一使得日本消費動能減弱的人口結構老化問題,正在台灣複製。


  台灣年底前高齡人口比重將跨過一成,加上新生兒每年較九年代初減少三分之一,其對教育支出、住宅需求、商品服務消費的緊縮效果在未來十年將快速擴大。
  其實,近年台灣人口增長緩慢所產生的消費緊縮效果已經浮現,主計處最新的家庭收支調查報告指出,去年台灣平均每個家庭的教育花費呈現歷年來首次下滑,而交通及通訊產品的採購、旅遊支出也呈停滯甚至減少,是以近年來台灣的民間消費始終低迷不振,民間消費占GDP達六成,民間消費不振,經濟自然不可能有高幅成長。
  撇開政府不當的政策不談,光是當前人口成長緩慢對台灣未來經濟的發展,即是一大挑戰,日本經濟停滯的十年除了歸咎於匯率及財政政策,人口結構恐怕是一個更可畏的影響因素,面對可預知的未來,政府必須從日本的經驗中汲取教訓,否則所謂十年後讓台灣所得倍增至三萬美元,實屬空談。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