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通貨膨脹,為什麼要擔心這個問題呢?
 
貨品變貴,錢變便宜。頂多就變成日本這樣幣值很差,生活費用很貴,那有有什麼要擔心了呢?
 
在 8/18/2006 工商時報的 『經濟快速失衡 扼殺台灣未來』,分享以下的觀點:
 
大凡一國經濟所追求的不外是成長與均衡,政府不論是租稅的調控,福利的支出也就是在這兩者間尋找最佳的配置。從歷史的經驗可以發現,只顧成長而不重均衡,將使得一國經濟失速,最終步向衰退,一九三○年美國大蕭條發生前,美國即處於高度財富集中,全美最有錢的一%家庭擁有三六%財富。
 
    許多人會問,財富過度集中何以會衝擊經濟成長?原因很簡單,當財富過度集中,富人再怎麼消費總不可能每天買一百部汽車、買一百張床,吃一百個便當,因此經濟體系會出現邊際消費傾向下滑現象,原本有消費需求的中產之家則礙於收入減少,無力消費。這個失衡原先只發生在所得面,最終必然顯現在商業活動上,而致經濟成長動能盡失。
 
 近年以來國內民間消費已由五年前成長五%以上降至近來的二%,甚至不到一%,其中一項主要原因便是國內小康之家逐漸落於貧窮線之下。幾年前拜現金卡、信用卡借錢方便之賜,這些長期失業創業失敗者還可靠借債消費渡日,但在去年底卡債風暴後,消費金融緊縮,使得國內消費動能更進一步下滑,依主計處估計卡債效應已使全年消費少了四百億元左右,這正是造成今年經濟成長不如預期的主因。

    台灣近年來經濟難有高成長,原因在於經濟體系已處於失衡狀態,台灣製造業投資七成以上集中於半導體和面板業、服務業除通信運輸業外的投資水準幾乎都不及民國八○年代後期。產業失衡造成就業失衡,就業失衡造成所得失衡,所得失衡又形成了財富失衡,主計處昨日公布五等分位所得差距微升至六.○四倍反映的正是冰山一角。

 

另一則新聞:  『 卡債風暴重擊民間消費 全年經濟成長率下修至4.28%

行政院主計處昨日表示,雖然外貿活絡,但在卡債風暴衝擊超乎預期下,預測今年民間消費將因此減少三至四百億元左右,民間消費成長跌破二%創下近三年最低,受此影響,全年經濟成長率預測值也下修至四.二八%。

    主計處昨日召開國民所得統計評審會議,通過第二季國內生產毛額(GDP)初步統計及全年預測,第二季受到卡債效應擴大及油價飆漲雙重影響,初步統計民間消費年增率僅成長一.三八%,比預測低了將近一個百分點,民間消費低迷使得第二季經濟成長率因此下修至四.五七%,與原預測有不小落差。

主計長許璋瑤表示,針對卡債,經建會年初估計銀行緊縮消費性放款將使得今年民間消費縮減兩百億元,但依目前所獲資料評估,這個消費緊縮效應更高,約在三至四百億元左右。

    此外,油價飆漲也抑制了汽車的購買,在雙重效應下,今年民間消費成長並不樂觀,估計要到第四季才可望回升,全年的民間消費成長率下修至一.七一%,創下近三年來最低。

    除了民間消費動能不足外,民間投資也不如五月份預測時那麼樂觀,全年民間投資成長率由原預測三.五九%大幅下修至○.五三%,國內投資動能有趨弱的現象。

    在「外熱內冷」的經濟走勢下,主計處昨日將今年全年的經濟成長率微幅下修至四.二八%,至於各界所擔心的通膨問題,主計處經評估後將將今年通膨率微幅調升至一.八○%,許璋瑤表示,國際油價(OPEC)下半年估計仍將高達七十二美元左右,但目前看來應不致使得台灣出現嚴重的通膨問題。

 

最後一則: 『 贏者全拿 去年貧富差距再拉大  』

 主計處表示,去年五等分位家庭中收入最高的家庭年收入達一百八十六萬元,最低所得組僅二十五萬元,兩者差距原高達七.四五倍,但經政府租稅及福利支出這兩項「所得重分配」後,低所得家庭增至近三十萬,高所得家庭的可支配所得則降至一百八十萬元,所得差距縮小至六.○四倍。

    主計長許璋瑤表示,雖然去年的所得差距略有擴大,但從統計顯著性看來,並沒有顯著擴大,近年來不只台灣,幾乎全球家庭所得差距都呈現顯著擴大,這主要是當前經濟形態走向「贏者全拿」,以比爾蓋茲而言,一個人的財富已超過許多發展中國家一年的產值。

    許璋瑤表示,所幸台灣有社會福利補助,才使得所得差距擴大的情況獲得控制,以去年而言,政府的福利支出使得所得差距縮減了一.二六倍,租稅效果縮減了○.一五倍,許璋瑤坦承:「租稅效果對縮減所得差距的效果,並沒有那麼顯著。」

 

下半年與明年年初就是一個關鍵了,倒底會好會壞呢?

不知道親愛的朋友們看了這些資料有什麼想法呢?

Kang Jarret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